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可谓孝矣 > 正文

再做兄弟_经典文章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为可继也网

  曾经,我并不相信人有下辈子,但在送走哥的那一天,看到辉站在风中那隐忍的巨大悲伤与寂寥落寞的身影,我突然想向天祈求,祈求天赐给他们下辈子吧,让他们好好地、长久地做一世兄弟……

  哥是在2019年确诊患上癌症的,噩耗传来的那天,辉慌得六神无主,他不相信,那平常只在电视剧中才能听到的病,怎么就降临到自己最崇拜最尊敬的哥哥身上。他想,一定是误诊了的,哥才32岁,平时是那么积极乐观向上热爱锻炼爱打羽毛球,怎么可能会与那病联系在一起,一定肯定是医院搞错了。

  可现实却像一盆冷冰冰的水,照着辉的头无情地淋了下来,他看到了那份确诊报告 —— 恶性肿瘤,中晚期。从那天起,家仿佛罩上了层厚厚的乌云,不见丝毫阳光穿透进来。他看到嫂子哭红了双眼,父母一夜白了头,自己是接近窒息般的无力与恐慌。

  哥是家里的长子长孙,从小到大,不仅书读得好,工作后也很快成为皎皎者,一直都是整个家族的盼头与骄傲。辉是老二,比哥小两岁,从小就跟在哥的屁股后面长大,不论是小时候打架,还是长大后读书与工作,哥始终是他的指路明灯,是倾诉对象,是安全的港湾与依靠。在他的眼里和心里,哥是他的天他的地他的英雄与偶像!

  可如今,他的英雄,却躺在病床上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,而他,居然没能分担哥半点痛苦,每每思及此,他便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  从初诊到确诊再到确定治疗方案,中间经历了非常折磨人广东母猪疯病因的漫长等待,肿瘤并没有因为哥住进医院就停止生长,相反,在为了检测而对肿瘤取样后,更加刺激了它疯狂地生长。

  直到有一天,医生告知,肿瘤已接近是巨型瘤了,建议选择保守的化疗治疗,但对病情的控制力度不是很大,病人晚期的生活质量会比较差;如果选择切除肿瘤,一来手术的难度非常大;二来手术风险非常高,因肿瘤位于内脏的纵隔部位,旁边血管密布,最大的风险是手术时碰到血管而导致大出血从而引起生命危险,这种手术不是随便哪个医生都敢接的,让全家人尽快商讨,最好找多几家医院问问看看。

  这是一条生命的选择题,向左走还是向右走?辉感觉快疯了,有没有第三条路走?万般无奈之下,辉询问了哥的意见,哥选择了走有风险的道路,哥说他不怕死,他宁愿与死神奋力一搏,也不要带着肿瘤苟延残喘。

  于是,辉决定与哥一起,与那变态的肿瘤恶魔进行殊死一搏!他立即辞了职,拿着哥的X光片与诊断报告,一家一家医院地跑,一个一个医生地求,他要与哥那还在疯狂长大的肿瘤赛跑,最终,皇天不负有心人,有家医院的院长答应为哥做肿瘤的切除手术。

  手术的那一天,天正晴,太阳大大地挂在空中,仿佛要把那层厚厚的乌云驱赶开去。全家人在手术室外,握着哥的手不断为哥加油打气。木讷的辉不善言辞,内心却汹涌澎湃,他一遍一遍地祈求上苍让条路给哥走,这辈子,做他弟弟的时间还太短,还不够,他想要贪心点,要很长很长长于一辈子。

  手术从上午11点一直持续到晚上21:00,全家人的心都是悬着的左乙拉西坦片吃了会长胖吗,辉坐立不安,一直在手术室外徘徊,他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,他要迎接他的英雄归来。终于,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:“请家属到手术室门口接病人!”辉像离弦的箭一般,冲向从手术室,那正推出来的手术床上,他的哥哥,他的钢铁战士,正昏迷着全身插满管子,生命监测仪在嘀滴作响。医生与护士走了出来,说道:“ 手术切除了一个巨型肿瘤,足有一个皮球那么大,但手术非常成功。未来24小时还是危险期,病人将立即送往ICU监护,请家属赶紧准备ICU病房需要的卫生用品。此外,因手术过程有过一次大出血,输了很多血,要求家属尽快去互助献血!”父母拼命地拉着医生的手向他们道谢,谢谢他们把儿子从死神那里夺了回来。泪水模糊了辉的双眼,他在心里默默道:“我就知道,一定会成功,我的英雄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!”

  手术第二天,哥已从昏迷中醒转,他坚强而又虚弱地,握着笔在白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:“我很好!”全家人那颗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落地了。辉觉得那一刻是多么多么地幸福,他的哥哥王者归来了,他仿佛听到幸福花开的声音。

  手术十天后,哥出院了,带着对上苍的无限感激以及对新生的强烈向往,他把手术的那一天,定为他新的生日,往后的每年,他都过两个生日。

  出院后,哥投入到积极的康复中,他很清楚,虽然说是新生,但肿瘤切除后还有五年的观察期,他这个多赚回来的第二次生命,却仍然似乎是向天借来的一般。他开始利用休养的时间学习炒股与理财,然后再教给辉,同时,指导辉开始自己创业,他要辉变得更加独立与强大,以照顾日渐苍老北京小孩癫痫医院好吗的父母和家族事宜。那是一段对全家人来说,都分外宝贵又富足的时光,父母看到健康的儿子归来,更看到兄弟俩一起为未来打拼。谁都不敢去想那五年,只想过好当下的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。

  然而,五年仿佛真的就是魔咒。

  2019年,还没到复检的时间,哥突然在家里晕倒了。辉赶忙把哥送到医院急诊,诊断结果是癌细胞转移,引发内脏出血。许是妒忌这一家人的幸福吧,这一次,恶魔比2019年的时候来得更加凶猛。当医生好不容易为哥的内脏止好血,大家以为这次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回家康复时,却发现哥不断说着胡话,经检查,才发现癌细胞转移到大脑,引发脑积水。于是,辉又马不停蹄地把哥转到治疗脑部的权威医院,为哥处理脑部的肿瘤;可是当处理完脑部肿瘤,发现内脏又莫名其妙地出血了,辉又回到原来的医院,请求医院接收哥哥,然而这时,医生却说出了让辉痛不欲生濒临崩溃的话:“还是不要转过来了,直接拉回家吧,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!”那一刻,他差点给医生跪了。

  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天,一次又一次卑微地央求医生再收留哥哥,他说他的哥哥是钢铁巨人很坚强的,后来医生也许是给他感动了,说会帮忙再约专家会诊,让他立即再去挂专家号。辉立即冲去挂专家号,那天医院人满为患,他等不及电梯了,他要跟死神赛跑,哪怕仅有一丝的希望,他都要为哥争取。十一层楼,一口气冲下去又冲上来,腿脚仿佛不是自己的,唯一感受到的,是那不断流到口中的泪水,咸咸的,涩涩的。

  专家会诊的结果,仍然是没能再继续进行治疗了,一来是武汉治疗痫病的医院担心病人的身体扛不住,二来医院还要考虑治疗价值,比哥更有治疗价值的病人,数不胜数……最后,专家建议把哥送到临终关怀医院,让病人能有个相对高质量的临终生活。那一刻,如果辉手上有炸弹的话,他真想把这医院炸了夷为平地,原来生命是多么多么渺小啊,似乎连尘埃都不如!

  天要塌下来了,乌云再次笼罩在家里,看不到光亮看不到希望。

  然而,坚强的哥哥坦然地接受这个结果,并安慰大家,生死有命,他比很多不幸的人多了五年多的时间,已经很知足了。他让辉把他送到临终关怀医院,坚强而平静地让辉做好身后事的安排,每日每日,不停地跟辉说:“你替我好好地活,家里靠你了,父母靠你了,不要为难你嫂子,让她重新找人再嫁了……”无数次,辉隐忍着答应哥的嘱咐,然后跑到阳台一边抽烟一边默默垂泪,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辉的伤心,是漫无边际的悲伤与绝望。如果可以,他愿意付出所有,只为换回他的英雄与他永世长在!

  哥走了,轻轻地,静静地、安详地,带着对尘世的无尽留恋与眷念。

  辉常常想起小时候与哥一起爬山的场景,那时他总爱偷懒,爬到一半就嚷嚷着要休息,如今,在人生这座大山,哥哥第一次先爬累了,要先行歇息去了,而他,要带着哥未尽的愿望,带着整个家族的希望,坚定地不知疲倦地爬下去。

  如果还有下辈子,祈求上苍能让他们再做一世兄弟,不再有病痛不再有折磨,让他们好好地,一起爬山看尽日出日落,一起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